南沙人才网>>南沙资讯
南沙扶贫干部不断走访学习 帮村民谋脱贫之计 助村集体寻发展之路
作者:hjq 来源: 阅读次数:535次 发布日期:2019年8月27日

从广州南沙到梅州蕉岭、平远,繁华的城市风光逐渐被层叠环绕的群山替代,来回一趟将近1000公里。作为上一轮精准扶贫精准脱贫攻坚工作中南沙区黄阁镇派驻蕉岭县峰口村的扶贫干部,贺毅对这沿路的山景早已熟稔于心。驻村三年,他驱车走过了十万公里路,为推动扶贫产业项目落地、帮扶贫困户增收一路奔忙。

  这是南沙区驻村扶贫干部帮扶故事的一个剪影。他们踏过无数山路,探访、考察、奔走,亲眼见证了“懒汉”变身为勤劳脱贫的典型,收获了村民的真挚感谢,也让扶贫之路孕育出了累累硕果。

在驻村干部帮助下,平远县畲溪村村民养起了黑山羊

  贺毅:

  百香果园背后的廿万里路云和月

  从2016年5月驻点蓝坊镇峰口村开展扶贫工作,到2019年回到南沙,贺毅所驾驶的汽车上,里程表的示数从1.7万公里跳到了11万多公里。驻村三年间,他驱车走访贫困户、四处考察产业帮扶项目,在南沙与蕉岭两地往返奔忙、筹措帮扶资金。廿万里路云和月,也见证了由贺毅一手推动的百香果基地“开花结果”,迎来新一轮收获季。

上一轮帮扶工作中南沙区派驻峰口村的扶贫干部贺毅(左),在和村民查看百香果基地

  扶贫的起点:78户贫困户的帮扶笔记

  峰口村位于群山环绕的蕉岭县,交通条件称不上便利。如果不是自己开车,从广州启程到峰口村,贺毅要先后换乘地铁、火车、大巴和摩托车,行程常常从清早7点持续到下午五点多,“到村子时刚好赶上晚饭”。

  2016年初的峰口村集体经济和基础设施都很薄弱,也没有主导产业,村里贫困户的人均可支配收入仅为3800元。住得最偏远的贫困户是欧阳永清,他在山上独居。第一次到这家入户探访的情景让贺毅记忆犹新。

  “他家除了一台收音机、小电视,几乎称得上家徒四壁,但是打扫得特别干净,”贺毅回忆道,“我当时就觉得这人对生活是有追求的,心底也很乐意扶助这些村民过上更好的日子。”

  持续的走访摸查,也让扶贫工作更加精准。贺毅的手机里至今还存着一份文档,密密麻麻地记录着峰口村78户贫困户的详细资料,从家庭情况、联系方式到帮扶举措、收入情况,梳理得清清楚楚。这是他的帮扶笔记,整整记录了三年。“随便报一个贫困户的名字,贺毅都能说出这一户的详细情况,他是个特别负责、踏实的人。”峰口村党建指导员曾劲锋评价道。

  艰难的里程:探寻产业帮扶“真经”

  为了帮助峰口村提高村民及村集体收入,贺毅想了很多法子,入股投资工业园、帮贫困户寻找脱贫营生,费尽心神。而如何找到高效的产业帮扶项目,是最困难的考验。

  贺毅他们曾考虑过莲子、三华李、兰花、对虾等种养项目,千挑万选之后最终决定种植黄金百香果。但项目落地却经历了一波三折。以前峰口村也有人尝试种过百香果,可都失败了,因此村里当时有很多质疑的声音。

  为了打消大家心中的疑虑,贺毅提议去周边种百香果种得好的农场看看。他们带着村干部陆续去了梅州梅县、五华、兴宁和福建龙岩的十多个农场,考察百香果种植技术和市场行情。最远的一个农场在五华的深山里,汽车足足走了三小时的山路。

  “我们考察下来发现,黄金百香果的市场接受度很高,结果期长达半年,周边也有成功的种植案例。”贺毅笃信,成功的关键在于果园的管理水平,“只要种得好,市场就会主动来找你。”

  随即他们从77户村民手里集约了80亩荒地,前后只花费了一周时间。为了推动项目落地,贺毅不停地在南沙和蕉岭之间来回跑,汇报项目情况、申请帮扶资金,动辄开几小时的长途车,连带着腰都不大好了。而在2017年底,百香果产业扶贫基地最终在峰口村落成。

  花开踏归途 :三年走过十万公里路

  为打理好这80亩的“黄金果园”,基地先后引入农业企业和技术指导团队,一边取经一边自学,摸索出一整套种植黄金果的“土办法”。

  他们的艰辛付出没有白费。种植的第一年,百香果基地就获得了丰收,出产的果子供不应求。从2017年10月投产至2018年12月,该基地分别为全村78贫困户、村集体带来51.5万元、27.8万元的收入。

  转眼到了今年3月,又是百香果的盛花期。百香果藤苗上繁密的花苞相继开放,待驻村工作完成交接后,贺毅即将动身返回南沙。得知这个消息,村民们纷纷给贺毅打电话,要为他饯行。那辆陪伴他走过扶贫路的凯美瑞也似历经沧桑,三年走过十万公里路,足足换了五六次轮胎。

  回望来时路,贺毅感慨万分。“村民们相信我们是真心为村里做实事,这份信任也很自然地把大家团结在了周围。”他说,正是这份合力让扶贫产业项目在峰口村落地开花,提升了村子自身的“造血”功能。

  黄自军:

  “懒汉变形记”背后的成功推手

  “黄队,进来喝茶啊!”蕉岭县新铺镇潘田村村民邓崇胜满脸笑意,站在自家门口热络地招呼着。由南沙区珠江农工商(围垦)公司选派的驻村扶贫工作队队长兼第一书记黄自军应声落座,流利地用客家话跟他聊起了村里的新鲜事。

  干净的门庭、客厅,簇新的实木沙发、液晶电视……眼前的场景让人很难想象,在三年前,邓崇胜不仅是个响当当的贫困户,还是村里公认的“懒汉”。

南沙区驻村扶贫干部黄自军(左一)和村干部讨论帮扶工作

  帮扶“懒汉”养鱼脱贫

  黄自军还记得2016年第一次见邓崇胜的场景。他和70多岁的母亲住在一间破旧的泥砖瓦房里,屋里又脏又乱。“这人才40多岁,努力正当时,怎么会把日子过成这样?”黄自军觉得不可思议。

  邓崇胜平日替人看水库,一个月工资四五百,“马马虎虎过日子”。一些村民看不惯他“家里有田也不种,窝在水库边什么活也不干”,对他颇有微词。

  决定帮扶他的南沙驻村工作队一时间也颇感压力。黄自军几次入户走访跟他聊天交流,问他愿意干什么。邓崇胜慢慢被打动了:“种田是没指望了,我以前养过鱼,让我养鱼行吗?”

  黄自军衡量再三,随后申请专项帮扶资金帮他买了800条鱼苗,外加十多包鱼饲料。“其实还有一个考量,要是他真的懒到连饲料都不放,那鱼在水塘里一时半会儿也饿不死,顶多长得慢。”黄自军笑着说起当时的小心机。

  而邓崇胜的表现却出乎了大家的意料。他认真打点鱼塘,2017年光养鱼一项就增收2万多元。邓崇胜还主动向驻村工作队申请养羊,养到冬天就能卖个好价钱。

  如今在村里,每天早上都可以看到邓崇胜打草喂鱼、放羊的身影,也让村民完全改观了。他家还进行了危房改造,置办了新的家具、电器和摩托车。

  潘田村的贫困户当中,邓崇胜也是最常给黄自军打电话咨询的那一个。“这个曾经的‘懒汉’有了好好生活的志气。”

蕉岭县新铺镇潘田村村民邓崇胜(右一)在自家鱼塘放鱼苗

  零基础起步一年习得流利客家话

  贫困户的生活越过越有盼头,他们对驻村扶贫干部也愈发信服。“帮助贫困户脱贫不能强塞项目,只有他们自己认可的帮扶方案才会有干劲做下去。”从摸查贫困户需求到“一户一策”精准帮扶,黄自军为推动扶贫工作倾注了许多心力。

  黄自军是广西梧州人,原本并不会讲客家话。刚驻村那会儿,黄自军入户走访都要村干部陪同当翻译。“我索性自己硬着头皮学,刚开始发音不是很准,总是能把别人逗乐。”性格爽朗的黄自军笑着说。不过一两年时间,他就练出了一口流利的蕉岭客家话,这也拉近了他和村民的距离。

  在新一轮驻村扶贫工作启动时,黄自军主动申请继续留驻潘田村。他此前是珠江农工商(围垦)公司的部门主管,驻村三年多,如今成功从公司白领变成了皮肤黝黑的“准农民”。

  “我们村两委都十分敬重佩服黄队,他工作经常加班加点,全力帮助贫困户脱贫,也让村里大变样了。”潘田村党支部书记邓孟鼎说道。

  村民幸福便是扶贫路上的最好奖赏

  2016年5月,包括贺毅、黄自军在内的南沙区精准扶贫工作组首批驻村干部暂别家人,奔赴帮扶平远、蕉岭打赢脱贫攻坚战的一线。闭塞的交通、简陋的条件,是驻村工作面临的第一个考验。“在洋山村里驻点帮扶,买包方便面都得开上十几公里的车。”年轻的扶贫干部钟健文笑着回忆。

  如何精准帮扶贫困户、贫困村发展,则是更重要的命题。来自南沙的驻村干部不断走访学习,为村民谋求脱贫之计;他们不惮山路弯弯、爬坡上坎,探寻村集体发展之道。

  支撑着这些扶贫干部努力前行的,莫过于村民的满足笑颜。此前派驻蕉岭县东岭村的扶贫干部李浩至今还记得,村里一位60岁的贫困户手抄了好多份党章送给驻村工作队,表达他对政府的感激和谢意。

  对驻村干部而言,贫困户能拥有更幸福的生活,便是扶贫路上的最好奖赏。“我见证并参与了一些村民的命运改变,能看到他们的日子变得更好,就不虚此行了。”平远县畲溪村驻村第一书记何文锋说道。

(信息收集:南沙人才网)   
相关资讯
Copyright© 2000-2011. Goodjob.cn® All rights reserved. 南沙俊才网® 版权所有
南沙人才网专注南沙人才,服务南沙企业,致力于打造一个资源丰富的南沙人才招聘网
本网所有资讯内容、广告信息,未经书面同意,不得转载。
经营许可证编号: 粤B2-20050466